在外科住了十天


今天一早趕快回血腫科向美女醫生報到


不知是已經習慣還是想多給自己一點機會


每周回門診變成生活的必要工作


在門診幫病友打氣好像也變成我現在唯一可以做得好事


一樣米養百樣人


每個病人都覺得


自己是最重要或最嚴重


有些人乖乖等號碼


有些人卻心急抱怨


來血種科的病人每一個都一樣


重病


今天我一進診間就突然心悸和喘


醫生有點緊張問我怎麼喘的這麼嚴重


我說我可能有點換氣過度


護士馬上拿了個塑膠袋給我


有經驗的病人就是這樣


吹了一會好多了


照一張心電圖和x光


還好,沒太大問題


星期四繼續做第三輪化療


趁老公不在又偷溜進診間


問我想問的


我問醫生;我是不是有可能忽然就死了


他說:是,


他也希望是這樣


因為血栓


我很可能一口氣喘不過來,死於肺栓塞


因為腦轉移


可能因腦部腫瘤壓迫瞬間停止呼吸


但那樣對我都是好的


他說他不想看我吃太多苦


我看見太多人為了活下去


忍著痛,忍著化療的一切不適


就為了多活幾年.幾個月或幾天


我想沒有醫生不想救病人


但有時該講實話也是要講


安慰的話在罹癌時已經聽太多了


偶爾也要聽聽心裡的真話


看看自己到底要甚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珊 的頭像

珊的部落格

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