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指出,台灣醫師有兩個「不知道」,其一為「病人的死期」,除了癌症末期等疾病外,根據美國賓州大學的研究,有一半的患者在死亡前7天,都很難預測他們的死期,因此在醫療科技日漸發達之際,須要有「面對死亡」的認知,醫療界也需要更重視安寧療護,以及加強學校與社會的生死學教育。


醫師第二個「不知道」,在於「醫師不知道如何和家屬溝通」,柯文哲認為,「除了病人該治療,家屬也應該接受治療」,現代的醫師開刀、健保等都有錢賺,唯獨「和家屬溝通」這件事沒錢可賺,因此醫生往往就放棄了和家屬的溝通。此外,醫師如果想要向無專業醫療知識的病患家屬利用醫療手段敲詐,其實家屬是無從抵抗的。


柯文哲表示,醫師應該要擁有相當高的倫理道德,把醫師當作社會公益事業來做,「如果病人會活,就要對病人好,如果病人活不成,就要盡力安撫家屬」。


柯文哲認為,「生、老、病、死」如同「春、夏、秋、冬」四季,醫生是「人」不是「神」,醫學也有其極限,無法違抗這些定律,當醫師只需盡力讓人「活得好看點」,就是一種功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珊 的頭像

珊的部落格

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