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過境遷

 

而我始終忘不了他最後的那一面

聽說他死時身上只剩二百塊

 

爺爺跟女兒因喪葬事宜吵得不可開交

 

我也沒有立場講甚麼



我手上唯一的一張跟他合照的照片在我娘家不知去處

 

我跟他女兒要張照片想給兒子留念

 

他卻用不想破壞我現在家庭為由拒絕了



過程中我幫兒子辦了拋棄繼承

 

也了解一下他工作這麼久

 

為什麼死亡後勞保不給死亡給付

 

老公一直催著我去查

 

我一邊申請他的戶籍資料

 

一邊跟勞保局周旋

 

理賠下來後

 

我通知他女兒

 

告知金額

 

並希望他可以給我一個奶奶家不知道的地址

 

免得大家又為一筆錢吵架

 

結果還是給老人家知道

 

連兒子改姓的事他們也知道了

 

第一次他女兒主動打電話給我

 

理由卻是我兒子沒有權力拿那筆錢

 

我覺得好笑

 

理賠是我用兒子的名義申請的

 

分給你一半

 

你還不滿意

 

他為什麼沒有權利

 

他仍是你爸爸的獨子阿

 

更好笑的事

 

他要我兒子把她父親的牌位請回來拜

 

我告訴他

 

兒子連最後一程都不送了

 

哪有可能拜他

 

他又要我們出一半的喪葬費

 

我沒理他了

 

真是不可理喻

 

人是個健忘的動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珊 的頭像

珊的部落格

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