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4/6


又住院了
這次又有一個新的病名
深度靜脈栓塞

就是血管塞住了

我的腳種的像大象一樣
嚇壞我了

為了打抗凝血劑
身上能放的管子都放了

真的漠然
如果有一天當我必須靠這些管子才能活命
我寧可不要
可是看著老公這樣小心翼翼不嫌棄的照顧
我真的很心疼

可是這樣的日子還要過多久
看似堅強的我
什麼時候會真的面對自己最脆弱的一面

我絕不相信有人在面對死亡時會不難過
生離還有希望
死別則是絕望

人不在了
再多愧疚也無法挽回

如我自己常對別人說我不怕死一樣
我是真的不怕死
還是我對我身邊的人不夠愛


姐姐4月2日從南非回來
聽到我住院
打了個電話給我
也許在國外住太久了
中國人的人情味都沒了
他說我身體怎麼這麼差
我好想回他
生病是我願意的嗎
你老遠回來就是要跟我說這個嗎

越來愈多負面的想法
讓自己過不去
一個姐姐叫我要認命
一個弟弟只想他自己
在我的原生家庭裡
我找不到一個
讓我有勇氣走下去的理由

還好夫家人每個都對我很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珊 的頭像

珊的部落格

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