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先到台北一殯

那景象簡直太難想像了

每個亡者竟只分到一張A4紙大小的位址

一個牌位

一個名字

幾盤小菜

沒有照片

他女兒點了一炷香給我

我真的不知道要拜什麼?

我拜的是甚麼?

 

我走到了停屍間

裡面有點像醫院的急診室

一具具的屍體躺上床上

就隨便的放在走道

在那

等候著退冰

等候著做最後的處理

那些都是隔天就要火化出殯的"人"

 

我見到他了最後一面

他是我那曾經共枕三年的男人嗎?

他是我兒子的父親嗎?

他是我那想著念著恨著二十年的前夫嗎?

 

我怎麼完全看不出來

他是我認識的人?

怎麼就這樣冷冰冰的躺在一群死人堆裡?

 

我想摸摸他

可是我不敢

不是怕他會對我怎樣

而是我怕自己會崩潰

在那樣的場合

我的身份

我不行

我不行....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珊 的頭像

珊的部落格

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