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這麼久了

我從不曾跟他女兒談過我跟他爸爸之間的事

在殯儀館外

我們首次談到

他說:他母親很無辜

他說:是我的介入害他沒有父親

我說:不是這樣

他說:我不該在這個時間出現

他說:我既然離開這麼多年了

為什麼還要回來

我說:我不是要回來

我只是替我兒子來送他父親最後一程

如果你母親要去

而你希望我不要去

我可以不去

但過去的事情

請你問問你奶奶

他才是真正的始作傭者

很多話我沒說

很多事我沒做

我跟你爸不過三四年罷了

如果他還愛妳媽

二十年足夠他們恢復感情

而不是二十年後

你父親死了才來責怪我

我跟他母親說了我跟他女兒的對話

奶奶說:都過去了.別再提起了

想就此打段談話

其實我很想問他

當年我才19歲為什麼你要這樣做(我只是個無知的第三著)

為什麼要傷害一個無辜孩子(女兒當年九歲)

為什麼要把我塑造成一個壞心的後母(他們跟女兒說我不會要她也不會疼她)

為什麼把我沒做沒說的事栽贓在我身上(她說我拿了他的錢)

我說:要比痛有誰比我更痛

你兒子死了

你痛

爸爸死了

你痛

可是過幾年後你可能就不傷心了

而我呢?

另一個他

卻永遠在我身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珊 的頭像

珊的部落格

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